学术新闻
首页 新闻中心 学术新闻 乙肝抗病毒药物的停药标准是什么?
乙肝抗病毒药物的停药标准是什么?
2364    2023-05-16 09:16:15 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管理员
在慢乙肝治疗的过程中,“抗病毒药究竟要服用多久?多久才能停药”是肝友们普遍关心的问题。


不少肝友认为,即使经过核苷(酸)类药物(口服抗病毒药物)长期治疗,也不能达到根除乙型病毒的目标,治与不治,或是否按时服药,并无多大区别。


可是,疾病进展可不会随着你的想法来。如果不治疗,慢性乙型肝炎患者中,每年会有2-10%会进展为肝硬化;肝硬化之后要是还不治疗,每年会有3-6%可能会进展为肝癌[1]。

至于,是否终身服药,还要根据抗病毒的效果决定。不同情况的乙肝患者,有不同的停药标准

今天,我们将和大家说说慢乙肝究竟能否停药(此处停药是指停“口服药”)。

当然,乙肝抗病毒停药需要慎重考虑!必须由医生结合患者各项指标进行全面评估,符合停药的条件,再考虑停药,因为停药是有反弹风险的。

Part 1
抗病毒药物要服用多久

慢性乙型肝炎防止指南(2022版)推荐,依据血清HBV DNA、转氨酶(ALT)水平和肝脏疾病严重程度,同时要考虑年龄、家族史和伴随疾病等因素,综合评估患者疾病进展风险决定是否需要启动抗病毒治疗。

目前抗病毒治疗药物(核苷(酸)类似物、干扰素),治疗都有一定的效果,但由于肝脏肝细胞内存在一种病毒cccDNA,它是病毒反复复制的根源,目前缺乏很好的药物来清除cccDNA,所以大多数的病人都需要进行抗病毒治疗


抗病毒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一般来说,核苷类的抗病毒治疗至少需要四年,长效干扰素虽然对慢性乙型肝炎也有很好的疗效,但是目前干扰素单药治疗3年HBeAg清除率为8.7%~11.0%[1],所以整个抗病毒治疗并不能够完全阻断肝炎的进展。

纤维化程度严重的病人,延长抗病毒治疗至5-10年,肝纤维化未改善率仍高达35%左右[2]。

研究发现,HBV DNA的水平与肝癌的发生率密切相关,病毒水平越高,肝癌发生率也越高,所以抗病毒治疗是肝炎病人预防肝癌的一级预防。通过正确的治疗使HNV DNA的水平低于检测下限,也就是转阴了,发生肝癌的几率也就减小。

Part 2
什么情况可以停药、停药标准是什么

根据我国2022年版慢乙肝防治指南中的建议,不同的患者停药需满足不同的标准,主要有两点。


对于HBeAg阳性的患者

采用恩替卡韦(ETV)、替诺福韦酯(TDF)、富马酸丙酚替诺福韦(TAF)或者艾米替诺福韦(TMF)治疗。如因各种原因希望停药,治疗一年乙肝病毒低于DNA检测线、转氨酶恢复正常、HBeAg血清学转换 再巩固治疗至少3年(每隔6个月复查1次)仍保持不变,且HBsAg< 100 IU/ml,可尝试停药,但应严密监测,延长疗程可减少复发。

对于HBeAg阴性的患者

通过抗病毒治疗(ETV、TDF、TAF或TMF),建议HBsAg消失和/或出现抗-HBs,且HBV DNA检测不到,巩固治疗6个月仍检测不到者,可停药随访。

达到了停药标准,对于乙肝患者来说是治疗的一大成功。

但是,临床上也有较多患者由于停药方法不当(很多都是自行停药),导致的治疗失败,病毒反弹,肝功能恶化。


划重点,乙肝患者停药必须由医生进行全面评估,符合标准才考虑停药。

4762_66bo_7522.gif


有些肝友可能会觉得看不到停药的希望,但是大家千万不要因此而焦虑。乙肝治疗我们首先追求的是让病情稳定不进展,其次才考虑停药的问题。

Part 3
停药后的注意事项

乙肝治疗只能说:小心驶得万年船

乙肝治疗达到停药标准是成功的第一步完全停药是成功的第二步,但是停药后的一个重要时期尤其需要注意

停药后的1年内是复发的高风险时期。

临床统计数据显示,乙肝停药后20%的反弹概率主要出现在停药的3-6个月。所以,停药后的3-6个月不仅要密切观察各项指标有无变化,同时也要提升检测频率[3]。


一般建议,大三阳的停药患者,每三个月需监测肝功能、HBV DNA水平小三阳患者,停药的初始三个月内,每月监测HBV DNA、肝功能,然后每三个月监测至少1次。

之后可每3-6个月监测肝功能、HBV DNA、HBsAg,每年需评估肝纤维化、监测肝癌的发生。服用恩替卡韦者,应在停药6个月后密切随访,因为更容易出现迟发的病毒复发。

抗病毒治疗的最终目的,是尽可能的抑制病毒的复制,停药的目标也是病毒的复制能够得到抑制。所以,停药期间(后)一定要密切复查HBV DNA、肝功能。警惕停药后导致的病毒反弹,若出现明显的反弹,建议继续抗病毒治疗。

乙肝抗病毒后随意停药是有风险的,甚至危及生命。一定要在医师指导下选择停药,切不可自行随意停药。

文献参考:

[1]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(2022年版)

[2]罗昕, 曲颖, 蔡晓波, 陆伦根. 抗病毒治疗对肝纤维化逆转的影响[J]. 临床肝胆病杂志, 2022, 38(11): 2596-2598.

[3]]Kao JH, Jeng WJ, Ning Q, Su TH, Tseng TC, Ueno Y, Yuen MF. APASL guidance on stopping nucleos(t)ide analogues in chronic hepatitis B patients. Hepatol Int. 2021 Jul 23.